第七回刘荣请石禄出世普莲弃山寨远逃

第七回刘荣请石禄出世普莲弃山寨远逃

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17 02:11    浏览量:

  话说闪电腿刘荣,在似睡未睡之中,听见草苗一响,赶紧睁睛一看,石禄坐起来了。遂问道:“你肚子不疼啦?”石禄说:“老肚不咬我啦,可是我饿啦。”刘荣往四外一看,天已大黑,又听四面梆锣齐响,已然四更天啦。刘荣说道:“你起来跟着我走,有村镇店,我们好住下。”石禄这才爬起,说:“我们爷两个走哇。”伸手拿起皮褡子,使用物件不丢。刘荣也站起,刀归入鞘内。黑夜之间,爷俩往下走,看见天光发晓,少时太阳已然出来。石禄说:“荣呀,白灯笼来啦,黑灯笼归去啦。”二人正走之间,从东边来了二人。刘荣说:“待我上前打听打听道路再走。”遂上前抱拳说道:“老乡,请问此地宝庄唤做何名?”来人道:“前边这村叫作永兰村。”刘荣道:“那里可有骡马店。”来人说:“那里七里地长街,很是富贵热闹。”刘荣又问道:“那里可有宽阔的酒楼。”有一位年长的说道:“这位达官,您能够到那东头,路北有座安家骡马店,挨着店就是一家酒楼。”刘荣赶紧说:“感谢二位。”那人说:“达官您请吧,还有很远啦。”刘荣叔侄二人,昨晚还没吃饭啦,肚内饥饿,爷俩往前走。此时太阳已然有一竿子高啦,面前到了村口。二人一进西村头,刘荣定睛旁观,路南路北住户铺户,火食浓密。石禄说:“你看这人,他们都瞧我。”刘荣怕他惹事,伸手拉着他手腕,说:“你闭着眼,人家就不看你啦。”石禄真闭上了眼睛。爷俩个到了永安村东头路北,安记骡马店,在东头有一家七间门面大酒楼,这座酒楼是紧挨十字街口。刘荣说:“石禄你在此站一站,待我去瞧一瞧。”刘荣一看这座北向南,座西向东,抱角地这么一家大酒楼,此楼很是富贵热闹。本人心中一想这么大的一座酒楼,怎样连字号全都没有呢。正在思惟之际,旁边有人说道:“达官,您看这酒楼的字号是在那柱子上挂着呢。”刘荣一看,可不是吗,本来那里有一块,龙头凤尾一块立额,高矮有五尺,宽窄有二尺六寸,四四周是万字不到头,蓝地三个大金字,是砖角楼。看完了他便带石禄来到酒楼里边一看,真是贵宾满座,胜友如云,刘荣定睛旁观。这里是起满坐满,真没有处所啦。此时有个酒保过来笑道:“二位您请到南楼。”爷俩个这才上了南楼,到了楼上一看,有很多的人,在那里是叫五喝六,划拳行令之声。石禄一伸大拳头,说道:“小子,我来了。”他措辞嗓音又粗,大师一听,其时吓了一跳。那些个划拳行令的主儿,一齐不言语了。大师竟看石禄,见他长得特凶,身高丈二开外,胸间厚,膀背宽,虎背熊腰,粗脖梗大脑袋。往脸上一看面如紫玉,宝剑眉斜插天仓,又宽又长。眼似铜铃,努於眶外。准头规矩,四字海口,大耳相衬,押耳毫毛倒栽抓笔一般。头戴文生巾,白玉铁嵌,绣带飘摇,身穿玫瑰紫贴身靠袄,青缎护领,领上用黄绒扎成古楼钱。十字勒甲绊,有核桃粗细。皮挺带煞腰,有三环套月,其实紧衬俐落。青底衣薄底靴子,外罩紫缎色豪杰氅,上绣五花五朵,飘带未结,鹅黄缎子里,手提白费子,里头臌臌囊囊的,装着一对短把追风荷叶铲。铲杆足有鸭蛋粗细,亮光非常。石禄叫酒保道:“二格。”酒保说:“我不叫二格。”石禄说:“我偏叫你二格。”刘荣说:“酒保,我侄管你叫二格,你得认可你叫二格。他有这种口头语,不单叫你一小我,他管我家家丁全叫二格。再说我们吃完走了,你脑袋上又没刻成字,还有人管你叫二格吗?”刘荣一看西房山,有一张八仙桌,摆布桌没人,他便坐在上垂首,石禄坐鄙人垂首,石禄便将皮搭子立在墙下啦。刘荣问道:“你们上等席,高价酒宴,要卖几多钱?”酒保说:“上等酒菜每桌六两四。”刘荣说:“好吧,那你先给我们摆上一桌吧。”酒保这才擦抹桌案,沏过一壶茶来,遂说道:“你们二位先喝着,随后酒席全到。”爷俩个每人喝了两杯茶水,下面堂柜喊叫,酒保下楼将油盘托上杯碟盘碗,是酒席满到。石禄说:“我先吃。”刘荣说:“你吃吧。”瞧他吃的很有老实,遂用手让道:“玉篮,你吃这个。”石禄说:“咱爸爸有话,说你吃阿谁,我吃这个。叫人吃我们剩的,那多不合适呀,这岂不是叫大师耻笑吗?”他吃喝完毕,这才说:“叔父您吃吧。”刘荣一听他叫出一声叔父,心中对劲,暗说我带他出来十几天啦,他才说句话。刘荣这才吃酒。石禄在旁站着说道:“叔父,他们怎样不吃酒,竟看着我呀。谁要再瞧我,我把他眼珠子抠出来。”刘荣说:“你坐在那里把眼睛闭上,人家就不瞧你哪。”石禄这才闭上眼坐在那里。刘荣心中暗想:“得,这就快给我惹楼子啦。”站起体态抱拳拱手,说道:“各位老兄,我这个侄儿,他乃是愚鲁之人,言语多有不周,请诸位万万不要见责,多多的谅解。”旁边有位老者,慈眉善目,年约七旬开外,说道:“这位达官,您这是从那里来呀?”刘荣道:“我从夏江秀水县而来。”老者道:“我看您带着这个侄男,其实眼熟,其时想他不起。”刘荣道:“您在秀水县认识那一家呢?”老者道:“秀水县南门外,有我一个老友,住家在石家镇。”刘荣说:“事实是那一家呢,姓石的可多了。”老者说:“旁边贵姓。”刘荣说:“我住家在山东东昌府,北门外刘家堡人氏。我姓刘名荣,镖行贺号闪电腿。那么您贵姓高名?”老者说:“我姓安,名唤安三泰。本村人送我美号,人称神弓安三泰。那石家寨,有我一家拜弟,姓石名锦龙,号叫镇普,别号人称圣手飞翔,水旱两路的总达官。有一镖局,名万胜镖行,开设在扬州府,东门内路北。”刘荣一听,是拍手大笑,说:“真是洪流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识一家子人啦。”赶紧过来跪倒行礼,安三泰用手相搀。刘荣道:“我听我大哥哥曾讲过。”安三泰道:“我也听我大弟说过旁边,最好的是利落索性。”刘荣说:“贵行?”安三泰说:“我骡马行为业。此地有个大买卖,安家骡马店。”刘荣忙将石禄叫过来道:“快上前与你三大爷叩头。”石禄一睁眼,说:“叔父他为什么老瞧我呀。”刘荣说:“你要不瞧人家,人家就不瞧你啦。”石禄道:“许我瞧他,不许他瞧我。他们要再瞧我,我可给他们两个嘴吧。”安三泰道:“列位老乡,看在我安三泰的面上,那一位也不准看他哪。”石禄乃是愚鲁之人,横练三本经书法。石禄听到此处,站起体态,袖面高挽,大巴掌一伸:“谁要架得住我这一个嘴巴,谁再瞧我。”说着将旁边闲座一条板凳,拉了过来,用力击去,吧叉一声,那板凳面是立劈两半。又说道:“谁要比他硬,谁就瞧我。”大师一看全吓得惶惶不安,大家将堂官叫过来。给了酒饭钱,纷纷的下楼而去。刘荣一看楼上的坐儿,过了多一半啦。忽听底下,一阵大乱。石禄问道:“荣呀,这底下是干甚么啦?”刘荣说:“他们藏迷哥啦。”石禄说:“那我也来。”刘荣道:“你认得人家吗。”他说:“不认得,也得有我来。要否则,我全打。”刘荣说:“你瞧瞧去。”石禄就奔西边这个楼窗而来。酒保赶紧过来说:“大太爷给您打开这个楼窗。”石禄说:“你不消开,待我本人开吧。”说着用手一巴拉他,那酒保就来了个翻跟头。石禄上前用拳头往外一推,其时就弄了个大洞穴。酒保爬起来说道:“喝,我说大太爷,您这是拆是怎样着?”刘荣说:“酒保没关系,他损坏你们甚么,我赔你们甚么。”安三泰道:“酒保你少措辞,这是我一个把侄。你将这残席撤下,再给我们哥俩个摆一桌。”刘荣说:“大哥不必啦,我们爷俩个早已吃喝完毕,我们还要登程赶路啦。”安三泰道:“刘爷没关系,这个买卖是我的,我还要求您点事啦。晚上的饭,我也没用啦。”遂叫酒保:“快去摆一桌上等的酒菜来。酒保承诺下去,那石禄扒着楼窗往下走,回头说道:“荣呀,不是藏迷哥的。”刘荣说:“他们是干甚么的呀。”石禄说:“这是卖马的,这里马都可爱,我就要这个马。”刘荣说:“我瞧一瞧去。”石禄往旁一闪,刘荣到了这里。定睛往下一看,本来是五个江洋悍贼。遂说:“这个马你爱吗?”石禄说:“这个马我爱。”刘荣说:“你去买去吧,几多钱我们都买。”石禄说:“我爱这个马,他不卖我打他个球抓的。”刘荣说:“你拿着你搭子。”他是怕石禄受了那五小我的亏,打不外人家,所以叫他拿着兵刃。石禄说:“不消要。”刘荣说:“这匹马你真爱吗?”石禄说:“我爱。”刘荣说:“你如果爱,几多钱我们都要。”石禄说:“卖也得卖,不卖也得卖,你就不消管啦。不是吃完了酒菜我们往东吗,你就往东找我好啦。走的时候想着那皮搭子,酒饭钱给人家,那搭子里有钱。”刘荣说:“是啦吧。”石禄这才回身形下楼,来到外面,分隔世人,说声:“躲开小子,躲开小子。”世人翻脸一看他,问道:“你是干甚么的?”石禄说:“我是买马的。”大师说:“你买得起吗?”石禄说:“买不起我也要瞧瞧。”卖马的听见石禄措辞,声音响亮,赶紧说:“各位闪开,叫他进来。”石禄到了人群里面,看这匹马个头很大,状样亦好。此马头朝西,尾朝东,头至尾一丈二,蹄至背八尺,细脖,竹千耳朵,龟屁股蛋,高七寸,大蹄碗,鞍明显。石禄围着马一绕弯,不住夸讲马好。他问道:“这匹马是谁的?”卖马的赶紧过来了,石禄一看这卖马的身高七尺,细腰窄背,双肩抱拢,面皮微青,细眉毛圆眼睛,五官规矩,四字海口,大耳相衬,头戴青缎色六瓣壮帽,青缎色绑身靠袄,蓝缎色护领,黄绒绳,十字绊,纱包系腰,紧衬俐落。青底衣,洒鞋蓝袜子,青布裹腿。身披青缎色斗篷,蓝缎色挖出来蝴蝶花,月白绸子里。肋下配着一口轧把摺铁雁翎刀,绿沙鲁皮鞘,饰物件,金吞口,鹅黄网子挽手。别的还有三四小我,乱插言。石禄说:“这匹马是谁的?”面皮微青的这人说:“你们这位别推我,这匹马是我的,您看这马好吗。”石禄说:“这匹马好,你们卖吗,小子。”卖马的说:“卖。”石禄说:“这匹马名叫甚么呀?”卖马的说:“他叫粉定银鬃叩。”石禄说:“甚么,他叫粉不愣登叩?”卖马的又重说了两句,他仍是记不住。石禄说:“我就叫他粉不登叩愣,我说甚么是甚么。”卖马的连连点头。石禄说:“我看一看行不可?”卖马的说:“我既然卖马,我就不怕人瞧,您骑一趟看看。”石禄这才过来,往马身上爬。大师人等一看这个买马的要上马,这青脸的赶紧过来了,用手一托他。说:“您往上。”石禄爬在马的身上,把马脖子抱着了。那青脸的忙把他的两脚何在马镫里,赶紧到面前来说:“您撒开手,掉不下去啦。”将马缰绳给了他啦,石禄骑马往西去啦。由正西拨回头来,到了人群,说:“卖马的,你真球娘养的,你这劣马没走儿。”卖马的气往上撞,这四五小我,你一言,我一语,说:“这个主儿他还买马啦,上马他全不会。”青脸的说:“伴侣你先下来,我骑一趟,你看一看。”石禄赶紧甩镫离鞍,下了马。卖马的过来,将马肚带解开,往里立煞三扣,其时马肚子勒镫葫芦形样。青脸的说道:“伴侣你要上马,必需跟着我学。”石禄说:“跟着你学,你是我师父,我是你门徒。”卖马的说:“右手揪着嚼环,左脚蹬这里。”右手一扶判官头,往上一纵身,飞身上马,认镫占鞍,一揪缰绳,马脑袋与判官头一平,人马又一合辙。石禄一看这马其实有走儿。卖家骑上这马,不断正西,那马走起来马蹄乱。马一伏腰走的甚快,看的无影啦,那马到了西头又往回来。马来到人群,那卖马的翻身下马,说道:“诸位您看这匹马有走没有,连不会骑的主儿,都能够看的出来。”石禄说:“我再瞧瞧行不可?”卖马的说:“我既然卖马,就不怕人瞧。”这个马由于我们哥几个,走在半途路上贫乏路费,要否则我不卖,这是我亲爱之物。”说着话他把马仍然头朝西一放,此马是灰灰乱叫。一抖满身的尘垢,四蹄昂然不动。石禄一看此马,心中也爱。伸手拉过来说:“我再看看他,我跟你学的。你是我师父,我是你门徒。单手拉嚼环,这双脚搁在这镫里。”右手他一搂判官头,纵身上马,双足牢扎镔铁镫,一揪缰绳,马脑袋就扬起来了。石禄一合裆,小肚子一撞判官头,双耳挂风,这马如飞似的往西去了。马往西足有一箭之远,马往回一拨头,又来到人群之中,马头冲东。石禄在顿时问道:“卖马的,这匹马要几多钱呀?”卖马的说:“您瞧这马有走吗?”石禄说:“有走。”那人又问道:“这马您爱吗?”石禄说:“我爱,我要不爱,我就下去啦。我仍是真爱这匹马。”那卖马说道:“这匹马的代价可高啊。”石禄说:“我倒不怕高,物高天然价出头。”卖马的说:“您如果明理,我们二位好筹议。总算是买金的碰见卖金的啦。”石禄说:“那么你却是要价呀。”卖马的说:“这匹马价,其实是大,我难以出口。”石禄说:“难以出口,那你就在口里头忍着吧。我买亲爱的工具,就不怕贵。劣马却是贱啦,我也得要哇。你上天上头冒云的那洞穴要价去,我到井底下冒水的眼那里还钱去。”卖马的说:“我干甚么上云眼里要价去啊?”石禄说:“你满天要价,我当场还钱。你要一万两,我不嫌多。我给你一分银子,你别嫌少。”卖马的说:“您要明理,我们就占了光啦。”石禄说:“我不讲理,你们就抬了筐啦。”卖马的说:“您把马留下,多多谅解我吧。您看物之所值吧。”石禄说:“这马值的多,你倒要价呀。”卖马的说:“我这价其实的高,我生怕说出来,怕您有气。”石禄说:“那你就不消说价了,马算我的啦。”卖马的说:“世界上那有那么回事呀。我不说价,马就算您的啦。”石禄说:“归正我不下去啦,我爱这匹马,你把打马藤条给我。”卖马的说着就把藤鞭给了他啦。石禄伸手拿过来一看,比大拇指还粗。拿手这里有一个皮手套,那一头拿皮条缠着,有半尺长的穗。笑道:“这个马鞭子我也爱,正可我的手。我买了马,这个鞭子可也得给我。”卖马的说:“那是天然啊。马全卖给您啦,这个鞭子我没用。”石禄说:“你要几多钱啊?”卖马的说:“我们说黄金,仍是说白银呢?”石禄说:“你说白银吧。”卖马说:“要说白银,您给三百五十两。”石禄说:“不多。”卖马的说:“这您就谅解我们啦,周济我们啦。在这三百五十两以外,还有住店的钱,他们伴计刷饮喂遛,您得给他们零钱。”石禄说:“一共几多人呀?”卖马的说:“我们是五小我。”石禄说:“有店里人没有?”那人说:“没有。”石禄说:“那么店里人,我还给钱不给。”卖马说:“就在乎您啦。”石禄说:“代价以外,我爱给几多就给几多。”卖马说:“那是零钱,由您随便的赏。”石禄说:“你要价呀。”旁边有人说:“哥哥您跟他要价呀。”这个卖马的说:“您如果买这匹马呀,就是三百五十两白银。”石禄说:“我还价你卖不卖?”卖马的说:“我听您的啦。”石禄说:“我看你们五小我是交伴侣的人,这匹马你们舍不得卖。”那人说:“舍不得也得卖,他不是吃饭住店,人家要钱吗。”石禄说:“我连里外的花消全算上,我给几多钱?”卖马的说:“您说吧。”石禄说:“我给四百七吧。”卖马的说:“您是周济我们啦,您就把我们捧起来啦。”石禄说:“我把你们五小我全周啦,每人捧你们两巴掌。”卖马的一听,心中暗想,他怎样把我们全周啦,不免心中疑惑。石禄说:“你们到卖不卖呀。”那人说:“卖啦。”石禄说:“我给崩崩钱行不可。”这五小我可是江洋悍贼,他们可不晓得道个崩崩给钱。石禄说:“这个马可算我的啦。”卖马的说:“那是呀,马算您的啦。”石禄说:“你不肉痛,你不悔怨?”卖马的说:“我既要卖,我就头朝外。”石禄说:“你跟我走,到庄内拿钱去。”说完他打马三下,这马往东跑下去了。卖马的说:“你庄在那里呀?我们跟你上那里去拿钱去?”石禄说:“海里摸锅。”卖马的一看,马已然伏腰去,如飞往东而去。青脸的说:“四位贤弟,赶紧到店里拿军刃。这个买马的,你也不买四两棉花纺纺,我们哥五个是干甚么的。我们哥五个久在江边打雁,今天被雁把眼睛给阡啦。这个马要奔不回来,店就不住啦,我们哥们就算栽啦。江湖里头,就算没啦。”这哥五个将军刃拿齐,令店里伴计把零散物件给收拾归去,告诉他说:“我们的马被人给拐了走啦。”说完五小我首尾相连,不断往东追了下来。出了永安村东口,认大道不断正东,五寇在后面紧紧跟从。石禄在马身上,用马鞭子直抽这个马,此马累得满身是汗,遍体生津,马累得灰灰乱叫。石禄昂首一看,正东有片松林,这片松林,其实不小。书中暗表,这是五里地宽,七里地长的一片大松林,三四小我没有从这里走的。两三辆大车,没有从这里过的。要从此过,除非是镖店的车辆。从此过的人,除非绿林人,就是保镖的。石禄骑马进了大松林,来到了傍边,翻身下马,拉着马来回的走,把马的汁给遛了下去啦,然后将马拴在松树上。不提石禄,且说那卖马的五小我,他们是上天追到灵霄殿,大地追到水晶宫,昂首一看他撞进黄松林啦。五小我这才不跟跑啦,青脸的说:“兄弟们不消追啦。这才是天堂有路他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寻。飞蛾投火,自来送命。就凭小辈这个穿章服装,里边竟是我们合字。我们跟他完了,我们合字跟他都完不了。是我们莲花党的人,谁不认的我这匹马。”昂首一看,天已正午,五小我也进了松林,一边走一边收拾,快到当间啦,一小我没碰见。再一看,那买马的用手巾正给马擦眼睛啦。卖马的一看那马仍是头朝东在那里拴着啦,青脸说:“老五仍是你过去,我过去?”有一个白脸的说:“待我过去吧。”石禄正在那里擦马,就见从西边来了一人,此人平顶身高不到七尺,胸间厚膀背宽,粗脖梗大脑袋,面皮微白,煞白的面,扫帚眉,环眼弩於眶外,浑登登的眼珠子。蓝手巾包头,撮打迎手。蓝缎色绑身靠袄,黄绒绳十字绊。身上斜背着一件斗篷,胸前勒着兰花扣,鸾带扎腰,掖着走穗。蓝绸子底衣,洒鞋白袜子,青布裹腿。怀抱一口砍刀,奔石禄而来,大声喊叫:“买马的小辈,你买马给我们钱啦吗?”石禄说:“买马没跟你手里呀?”白脸的说:“那马是我们的。”石禄说:“我买马的时候,你没答言呀,这钱我不克不及给。”白脸的说:“你给也得给,不给也得给。报通你的名姓,刀下不死无名之鬼。”石禄说:“我姓走,名叫走二大,住家在大府大县大村子。”白脸的说:“你是那一门的?”石禄说:“我是树林,没有门。”白脸的一听大怒,上前提手。虎捧首,卧牛就一腿,将贼人踢出一溜滚儿。石禄追过去,毛腰就要捡人家腿,耳后就听金刃劈风,刀就到啦。石禄往旁略闪,一百灵腿,将刀踢飞。进身一扳臂撩阴掌,将此贼打了一个爬虎。石禄毛腰要抓这个,那右肋下刀就递进来啦。石禄来了个风筝翻身,一刁他的腕子。这黑脸的一撤开,腕子躲开。可是他伸手把刀给抓住啦,往怀中一拉他,跟身一劈心掌,将贼人打了一个坐蹲。此时五小我上前,就将他围上了。石禄在傍边不亚如老叟戏玩童一般,这五小我成了搬不倒啦,这个起来阿谁倒,阿谁起来这个倒。这个还没起来啦,阿谁又趴下啦。打的五小我鼻青脸肿,头破血流。石禄用手向上指导着说:“白灯笼刚到这里,白灯笼下去我都不累,我吃饱啦,为是拿你们五个消化食。”此时把五小我打的连刀都捡不起来啦,直将他五人打的是心悦诚服。五寇又听正西有人措辞,此人大声喊叫,说:“石禄万万别脱手啦,全不是外人。这洪流冲了龙王庙,一家子人不认识一家子人啦。”石禄昂首一看,是刘荣来啦。”石禄说:“我还不累啦,你等我把他们灭了你再来。”中江五龙一看,他也认得,心说:“拯救星来啦,要否则我们全得累死,他准跟他认识。这小辈手底下真高,生铁铸成的一般,刀枪不入,横练一个。”五龙心中疑惑,江湖之中并不认识。五龙说道:“我们哥们可没吃过如许的苦子。书中暗表,刘荣与安三泰在酒楼吃酒。安三泰说:“刘贤弟,石禄下楼买马的你怎样不叫他拿钱呀?”刘荣说:“这五个不是安善良民,必然是江洋悍贼陆地的飞贼。”安三泰道:“这五小我住在我那店中,先来了两个,后来了三个,就是这么一匹马。我这永安村四外,都没处所卖啦。无论是谁只需你买一马就得丢工具。”刘荣道:“店饭账钱贫乏不缺?”安三泰说:“差柜上二百六十两啦,老说卖出去这匹马再给我。”刘荣说:“今天就卖出去啦。”安三泰说:“那不他们不给我这笔钱啦,为求省心,我就把他们给赶了走啦。”刘荣道:“今天他们要将此马卖啦,回来必然给您。”措辞之间,弟兄二人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吃喝完毕。刘荣伸手取银子,正要给酒饭钱,安三泰说:“兄弟你可别给,不瞒你说,那店跟这个酒楼,满是我开的。”刘荣说:“好吗,那我不给啦。”伸手拿起皮褡子,站起体态,是当面道谢。安三泰说:“这五小我,你可曾认识。”刘荣说:“我看他们倒有些面熟,乃是中江五龙。黄脸的叫金龙刘清,白脸的是银龙刘明,两小我是同姓分歧宗。青脸的是小白龙丁子茂,阿谁蓝脸的是混江龙赵普,黑脸的是闹江龙李庸。这五小我乃是莲花党之人,配带薰香,镖喂毒药。他们看见少妇长女,夜晚前往用薰香,行伤天害理之事。他们五小我,乃是采花的淫贼。只需他们五小我追下去,要这匹马,打不死他们,也得剥一层皮。此孩乃是我兄长的亲传,不单技艺出众,外加三本经书法,先练发毛经,二练吸水经,三练达摩老祖易筋经,能为出众,技艺高强,军刃全熟,实有万夫不挡之勇。”安三泰道:“如斯说来,真是父是豪杰儿豪杰,父强儿子不弱啊。兄弟你快下楼去看看去吧,生怕受他五小我之累。”说着往外送刘荣,刘荣说:“三哥您别往下送啦,当前欠好措辞。”安三泰说:“贤弟我可就依实啦。如要见着我弟震甫之时,可要与我带好。”刘荣说:“是啦吧。”遂说着,这才下楼,到了外面抱拳拱手,问道:“各位老乡,阿谁买马的往那里去了?”旁边有人答言,说:“达官。您跟那买马的认识吗?”刘荣说:“我们是路遇的宾朋,我二人是狭路相逢,在楼台之上吃酒,他侯了我一顿酒饭账钱。受人点水之恩,需要涌泉答报。我跟你打听打听,我要赶奔前往,给他们解去重围。”这人一听,赶紧行礼,说:“我替那位买马的奉求您哪。那人倒很诚笃。卖马的五小我,不是好人。由此往东有一片黄松林,您到那里看一看去得啦。他们卖这匹马有六七回啦,这一方的村庄,受害多啦。您真要给他一百两银子,他就卖给您。卖完了之后银子多好,他也说欠好。明着上庄子内换银子去,黑暗他就把道踩好了,仍然把马拉了走。”刘荣说:“这一回他们这匹就卖了,这回银钱就能够拿回来啦。”说完他提着搭子,不断正东。比及安三泰下楼时候,那刘荣早已没了影儿。且说刘荣,他不断奔了正东。此时天已过午,少时来到黄松林西边,大声的喊叫,说:“石禄万万别脱手啦,不是外人。”石禄一听,虚点了一掌跳出圈外。这五龙一想:得啦可来了拯救星啦。刘荣到近前一看,五龙大家全带伤啦,遂说道:“你们不认得他吗?”五龙齐声说:“我们不认识。”刘荣说:“我奉求你们哥五个点事。”金龙刘清说:“哥哥您有甚么事?”刘荣说:“这匹马是你们哥五个谁的?”刘清说:“是我的。”刘荣说:“是你的,兄弟那更好办啦。暂且把这匹马借给我使,我把石禄驮到何家口,要银子我给四百七十两,送到中江五龙岛。”刘清说:“这个石禄,他是那一门的?甚么人后辈呢?”刘荣说:“我要一说他嫡亲,你们哥五个,就悔之晚矣。”刘清说:“到是那一门的呢。”刘荣说:“他是大六家世四门的。”刘清说:“莫非他是石锦龙的一门吗。”刘荣说:“这是石锦龙的次子,名叫玉蓝石禄。”石禄一传闻道:“荣呀,你认识他们吗?”刘荣说:“我认得。”石禄说:“认得给我引引。”刘荣说:“这个是金龙刘清,银龙刘明,小白龙丁子茂,混江龙赵普,闹江龙李庸。”石禄说:“本来是五个泥鳅哇。”中江五龙一听,心说:好吗,我们五龙他怔管叫泥鳅鱼。当然是不爱听啊。石禄来到近前说:“泥鳅。”五人没言语。石禄说:“我叫他们,怎样会不承诺呀?”刘荣说:“你叫人泥鳅,人家怎样承诺啊。”石禄说:“荣呀,你把双铲给我拿过来。我叫他们谁,谁不承诺,我把谁给劈啦。”刘荣说:“不消。”遂对五龙说道:“他再叫你们谁,你们就承诺。要否则他把你们给劈啦,可是死而无怨。”五人一听无法,石禄说:“大泥鳅。”金龙说:“在。”从此叫谁,谁就承诺了。刘清心中一想,让我们弟兄人称五龙,它是出名的人物。不想今天碰见小辈石禄,他叫我们,我们就得承诺。他没有军刃还不是他敌手,这要拿着军刃,更不是他的敌手啦。现在既在矮房下,怎敢不垂头,这也是万般无法。石禄说:“谁有匣子谁走。谁要没有,我要他的命。”刘荣问道:“你们哥五个,都是谁没有薰香盒子?”刘清说:“我们哥五个都有。”石禄说:“既然有你们就拿出来,都放在地上。”五民乐业,传至太宗搁在地上。石禄上前将五个匣子全落到一块,遂说:“五条泥鳅,今天我告诉你们。是有这个匣子的,当前我是见头打头,见尾打尾。由于你们有这个薰香盒子,走在大街冷巷,见着了少妇长女,你们就合了事啦。你们想一想,你们家里要有少妇长女,人家瞧着合了适,你情愿不情愿。”说完往南一指,说:“你们还不是洞穴。”中江五龙一听,垂头满地上找洞穴,石禄一看气往上撞,把刘清抱起来,往地上一扔,差点没把他摔死。刘清仓猝爬起,向刘荣问道:“刘大哥地上没有洞穴啊。”刘荣说:“石禄,地上没有,你可叫他们那里去找啊。”石禄往南一指,说:“那不是洞穴吗?”刘荣说:“石禄是叫你们钻入在黄松林。”中江五龙一想,五个薰香盒子不给了,真可惜啊,其时没有使的。刘荣说:“他叫你们走,你们哥五个可就赶紧的走,要否则没有好儿。”五龙一听,别卖贵的呀,这才走入松林。石禄说:“荣儿,你到林子里瞧一瞧,他们要露着尾巴,告诉我说。”刘荣到了黄松林,跟了他们,说道:“五位贤弟,你们能够在树木密,处躲藏身子,黑暗旁观。他把你们盒子给毁啦,或是埋了,容我们爷俩个走了,你们再想主见。”刘荣说完,他出了松林,来到石禄切近。石禄说:“泥鳅都钻洞穴啦吗?”刘荣道:“全钻进去了。”石禄说:“泥鳅哇。”高声叫了五六声,听松林里无人答言,遂问道:“荣呀,他们怎样会不睬我呀?”刘荣说:“他们全走了,没有影儿了。”石禄说:“把单铲拿过来。”刘荣递给他。石禄用铲在地上挖了一个坑,叫刘荣把坑里土都弄出来。石禄将五份盒子,全给踩扁了,又将那五个全扔在坑里给埋了。埋完了之后,他又一揪刘荣,说道:“我们爷俩个在这里踩一踩吧。”石禄将铲收好,搭在马鞍之上,将缰绳解下来,回头说道:“荣呀,我这个扣儿会飞,你追的上吗。”刘荣说:“我追的上。”石禄说:“我如果没有这个扣儿,我追你累得睡不着觉。现在我有了扣儿,该累你啦。”刘荣说:“我们爷俩,谁忧谁在前头走。你有能利巴我扔下,我有本领把你扔下。”石禄说:“我可不认得道,要往何处去,您得告诉我说。”刘荣说:“是吧。”这才将他带走,暂且不提。且说中江五龙出了树林,用刀将坑挖开,一瞧薰香盒子,满都碎啦。哥五个一想,说:“我们可怎样回店啊,那里还有很多工具呢,那还有四匹马啦。”小白龙说:“我有主见,二位兄长,你们赶紧用刀砍一点青草来,在地上捡一点江石头子,倒在坑里。把土堆里一拌,我们往里撒尿,推簧亮刀,往里一和,叫它成了一块一块的。李庸你将破抄包解下来,放在地上。”李庸如言放好,大师将青草与尿泥包好,用手一拍,成了长方。丁子茂将包拿起说:“二位兄长,您看这个包儿,够四百七十两不敷?”丁子茂说:“我们哥五个回店,我如斯如斯的一说。把枕头给我一个,盖住世人的眼睛,就成了。当前石禄走单了时候再说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。”中江五龙这才一齐的出了松林,赶奔回店,来到了永发村东口。店的门前路南路北,站着的人良多,大师看见他们,说:“你们几位回来啦,那买马的说给崩崩钱,那可不是跑吗。你们几位其时没测开。”金龙刘清说:“他拿冷字考我。”大师往照五小我脸上瞧,也有青红的。也有肿了的,还有鼻子青的。小白龙丁子茂说:“各位这是买马的,不是闹着玩的。适才我们哥五个去追,耍一时的伶俐,使了一个鬼招。”有那两边看热闹的说:“您追到那里呀?”五龙说:“我们追到石家屯。我有一个宾朋,此人姓石,名叫石昆,这是石昆之子,我们与石昆同在镖行做过事。买马的这人名叫石禄,他来到这里,上马他全不会。我交给他一遍,他就会骑。您大师看他呆呆傻傻,他是外拙内秀,这就叫父传子受。石禄技艺超群,将拳脚是倾囊而赠。我们这哥五个,跟我兄长插拳交锋,他是一个点到罢了。跟此子一交锋,是沙场不让步,举手不留情。让你们大师听着见笑,我们哥五个,是心悦诚服。我那石兄长给纹银四百七十两。我兄长有点闲事,叫我们在店中,稍等几日,再付银子一千两。”措辞之间,他们到了店门口,叫道:“店家,”那伴计赶紧答言,说:“你们几位把银钱取回来了?”五龙说:“取回来了。”丁子茂手提着阿谁负担,问道:“店家,我们拖欠你门几多店饭账钱?”伴计说:“下欠不多,不外是二百六十两。”丁子茂说:“给你这是四百七十,暂且搁在柜上,先存我们一百一十两。”伴计说:“不错。”丁子茂说:“今天晚上,给我们准备一桌上等酒菜,外加山珍海味。今天晚上,我那兄长还来啦。”伴计不知所以,忙将负担,提到柜房。先生接过来放到钱柜之中,用锁头一锁。五龙来到了北上岛,伴计早给准备过来洗脸水。世人净面落坐,茶水献上来,五小我吃茶闲谈。赵普说:“伴计,你们快把洒席准备好了,少时我兄长就来。伴计承诺,来到了厨房,告诉了厨子一个说:“要了一棹上等席,外加山珍海味,快点做。”厨房其时一通儿慌乱,不大功夫酒来菜到,全盘摆齐了。他五小我坐在一旁等待,直到了天黑,不见有人来。刘清道:“嗳呀,我们石兄弟,为何不来呢?”丁子茂说:“想必是有事,今天不克不及来了。他不是说过吗,叫我们等人三天五日的。”店里伴计说:“那么你们五位,就先吃酒吧。”刘清嚷道:“伴计你也在一处吃吧。”伴计连连摆手道:“不让不让,您五位用吧。”中江五龙,在此吃酒,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残桌撤下。伴计擦抹桌案,又问道:“给你们几位沏过一壶茶呀?”刘清说:“来一壶吧。”丁子茂说:“伴计,此日到了甚么时候啦,怎样还不点灯啊?”伴计说:“随后就到。”少时拿过一盏把儿灯。将蜡烛点着,送到上衡宇中。刘清道:“伴计你去歇着去吧,我们叫你再来,不叫你就不消来呀。”伴计承诺走了出去,到了外边交接店中老实,说道:“诸位客长。您要用甚么,可赶紧的要。”交接三声,无人答言。又说:“我们可要上门撒犬,封火拢账啦。”五龙在屋中一听,心中安心。先将屋门关好,将灯挪到东里间,将灯放好,哥五个在后沿这张大床上,是合衣而卧。耗来耗去,天到二鼓。刘清一推刘明,刘明又将他三人推醒。刘清说:“快去查点我们工具物件。”他五小我蹑足潜踪,工具里间,以及明间,一件工具物件不短,统给他收拾齐。一瞧蜡花有一指多高,屋内照得阴阴惨惨。五小我将白日衣服全行脱下,换好三通同扣夜行衣,寸排乌木钮子,兜裆滚裤,上房软底鞋袜。围打半截花布裹腿,绒绳十字绊,鸾带扎腰,背后背好刀,青手巾包头,前后撮打拱手,前挂三囊,食囊、镖囊、百宝囊。白日的衣服,包好负担,围在腰中,抬胳膊踢脚,不绷不靠。刘清低声说道:“你们哥几个都齐了没有?”赵普说:“我们到全齐啦。”刘清两个手指一挡口,施展百步吹灯法,将灯吹灭,他一长腰,上床榻,伸手向兜囊,取出匕首刀,回头说:“赵普贤弟,你在店中等待,明天你要如斯如斯。”他们三人,将窗打开带好刀,取出问路石,投石问路。刘清头个出来啦,毛腰检起石子,放在囊中。点手叫刘明、丁子茂等,四小我出后窗户,纵体态上房,蹿房越脊,向外走去。四小我便往永安村西员外而去。赵普在屋中赶紧将白日的斗篷取出,将后窗户给放下,一切收拾好了,将刀摘下,然后穿上大衣,在屋中耗到四鼓,赶紧将店中伴计唤起,说道:“伴计呀,你快去将我们四匹马备上。你们店里昨夜闹贼啦,我四位兄长追下去啦。二更多天走的,至今杳无音信。我安心不下,你快将马备齐了,我必需从此处走,往下追他四小我。”店里伴计说:“您兄长往那里去?您晓得吗?”赵普说:“我听绿林人措辞,说你等乌合之众,狗党羊群,人多势众,西村口外分上下凹凸。因而我晓得他们在西村口啦。再说镖行的马,向例必需压一压他。伴计你查点查点屋里工具。”伴计说:“您不是还回来吗。”赵普说:“我不回来,我上那里等我兄长啊?天到亮的时候,你再给我们准备好了一桌酒菜。”伴计这才点头应允,来到后边,叫人给他备好马。其时四匹马全备好了,拉到了外边。李庸来到外面,说:“伴计你先将店门关上吧?”说完他上了马,拉着三匹,直奔正西。到了西村口以外,听四外梆锣齐响,恰是四更的第二更。江湖绿林人,黑夜里找人,只可用叫子响,能听出几里地去。赵普其时捏嘴唇,叫子一响,西边的叫子就接上啦。他便拉马来到西边,五小我会在一处。五寇是赶奔西川,好置买薰香盒子。此是后话,暂且不表。现在且说闪电腿刘荣,从黄松林带走石禄,不断奔济南。走在半途路上,见对面来了一片人,在人群里面有一挂大车。这些人各持蛇矛短刀,前扑后拥。人群后面有两匹马,顿时骑着二人。头匹顿时之人,身穿青衣裤,面皮微黑。第二匹顿时之人,满身翠蓝色衣服,面如敷粉。刘荣对石禄说:“你看这一片人,是干甚么的?”石禄说:“我不晓得。”爷俩正往前走,对面有片松林。见那林中有两小我,一老一少。就听那老者说:“儿呀,你先上树林里去吧。”听那少年说:“爹爹呀,这是干甚么的?”老者说:“这是土豪恶霸,谁也不敢惹。你如许手轻脚健,要被他人抢了去,工钱没有,就为混成了一党,大师伙吃伙花。你要不听他们调遣,他们就把你给废啦。”刘荣听到此处,遂叫道:“玉蓝呀,我们到那里打听打听,是甚么事。”石禄这才将马勒住,翻身下马,跟着刘荣来到丛林。刘荣冲老者一抱拳,说:“这一位老丈,我跟您领教,正东来的这一伙子人,是做甚么的””吓得这个老头,颜色更变。刘荣一看他害怕耽惊,遂赶紧说:“老丈,休要拿我当匪人,我叔侄爷俩乃是镖行的达官。我住家在山东东昌府北门外,刘家堡的人氏,姓刘名荣,绰号人称闪电腿的即是。”说完又给石禄报了名姓,忙问道:“老丈,您要晓得此事,请道其详。”老者说:“达官,我久仰您的美名,听列位老乡,常常的提您。”说到此处,老者便将原由说出,气得二人哇呀呀怪叫,这才引出独虎营来。当前二打屯龙口,石禄破潜伏,杜林出生避世,中三亩园拿普莲,贼铠入都,普铎报仇,一镖三刀,打死何玉,请群雄入西川,电龙出生避世,子报父仇。各种热闹节目,尽鄙人文中再表。

http://bursagraph.com/biaonan/348.html

相关新闻推荐

友情链接:

在线客服 :     服务热线:     电子邮箱:

...

备案号:    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