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杀劫难避

第33章 杀劫难避

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23 02:46    浏览量:

  全玲玲忧戚的一瞥,轻声道:“,依你判断,长离一枭会与家父大兴干戈么?”

  双目微阖,摇头道:“长离一枭卫前辈,行事从来神鬼莫测,鄙人与他并无太深交往,可是,此人虽对鄙人尚称喜爱,却也不至于为了鄙人一人之事,而与令尊大动干戈。据鄙人看来,此中必然还有文章。”

  全楚楚这时哼了一声,咀角微撇道:“强龙不压地头蛇,卫老儿虽然盛名-赫,也不克不及容他们到烟霞山庄撒泼!”

  本想措辞,但他一念及长离一枭卫西此来目标,乃是为了协助本人,而面前的以飞仙子又对本人有着大恩,他现下协助那方面措辞都不适宜,是而,干脆闭口不言。

  全玲玲柳眉微颦,低声问全楚楚道:“长离一枭仍在庄中么?能否有人陪他同来?”

  全楚楚点头道:“卫老儿刚才达到不久,由他师弟白骷髅孟化平,及黑煞手仇云随行,听春碧说,这两个怪物面貌古板,就像两块木头似的。”

  这时闭上眼睛,在心中想道:“飞索专诸至止,目前可说是已腹背受敌,视为眼中之钉的本人逃逸突围不说,此刻又有长离一枭及蓝翼铁骑会诸人寻上门来,全立此刻,怕已伤透脑筋了。”

  他将双目微睁,看了双飞仙子一眼,又想道:“可是,依目前形式看来,不成能及时脱手的成份较多,由于,烟霞出庄经本人六人大闹之下,已有些毁伤元气,加以本人逃逸无迹,而全立属下好手又有部份伤亡,依他那老奸巨滑的心性,必不愿于此恶劣的形式下,贸然与武林中威名素着的东海长离岛翻脸……”

  想到这里,不由望着双飞仙子姐妹二人,黑暗一叹,心忖道:“凭全立为人如斯阴诡狠辣,却有着此等不染纤尘的女儿,真是令人隐晦!”

  全玲玲此刻心绪不宁的在室中来同走着,她但愿长离一枭等人,能将救走,可是,她亦不肯本人父亲栽于来人手中。

  这是一种矛盾的设法,自古以来,全国分身其美的事,到底是太少,太少了。

  全玲玲盘桓在“父恩”与“情郎”的错综感情中,她不克不及明火执仗的违抗她的父亲,可是,她更不肯本人挚亲爱的人,遭有任何困苦与倒霉。

  室中沉寂逾恒,只要三人轻细的呼吸声,以及全玲玲不安而来回蹀踱迟缓的步履声,有节拍的响着。

  突然,楼梯又响,急促的脚步声,复移向门外。

  全楚楚仓猝迎出,一阵轻微而尖脆的谈话声,已轻轻复兴。

  全楚楚神采惑然的姗姗行入。她奇异的道:“刚才春碧又探得动静,那长离一枭与爹爹谈未数语,便要求将等六人释放出庄,爹爹天然拒绝了,但长离一枭并未翻脸,仅干笑一阵,便与他同来约两个怪物告辞而退,他们神通倒也泛博,竟然每人都随身带着一个软皮气囊,吹足气后,便已坐上扬长而去。春碧说:“爹爹正在暴跳如雷,一面已令谕全岛严密防备。”

  全玲玲感喟一声道:“唉!我们烟霞山庄虽然名震一方,却也未见得能压得下人家长离岛,值此内忧外患之际,难怪爹爹要表情欠安了……”

  全楚楚突然一指鼻尖道:“喂,,姐姐为你愁成如许,旁边却像个没事人似的,悠哉游哉的闭目养神,你心中过意得去么?”

  不由哭笑不得,他尴尬的道:“二姑娘,你要我如何才是呢?”

  全玲玲晓得体内毒气虽除,身体却仍极孱弱,决然不克不及愤激伤神,她深恐妹子性急语直,惹恼了,是而,她急惶的道:“妹妹,别这么措辞,身体尚未回复复兴,再犯了病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  毫不介意,轻轻一笑道:“全姑娘,令妹如斯一说,倒使我想起一个分身其美的法子。”-

  全-玲、全楚楚两人,吃紧问道:“是什么法子呢?”

  目光向二人面目面貌上一扫,道:“此刻,我等之间,已然庸存有隐蔽,是么?”

  双飞仙子俱皆悄悄点头,没有措辞。

  略一沉思,庄容道:“二位心中,一定不肯鄙人落入令尊手中,对么?”

  全玲玲急速点头,全楚楚向乃姐一望,亦做了一个不异的暗示。

  又道:“可是,二位姑娘亦同样不肯令尊为了鄙人,而与长离一枭诸人发生冲突,免得惹起一扬杀劫,是么?”

  双飞仙子对望一眼,又悄悄点头。

  杂色道:“是了,鄙人此计,乃是于明晚此时,于鄙人体力稍为恢复之后,由二位姑娘设法,暗送鄙人出壮,再出鄙人寻着长离一枭及蓝翼铁骑会诸人,面陈一切,化解这场杀劫,未知二位姑娘认为鄙人此法若何?双飞仙子轻轻的沉吟了一刻,全玲玲已启齿道:“那么,陷入庄中的火伴,若何能救其出庄呢?”

  道:“俟鄙人出险后,再委请长离一枭卫前辈,持鄙人亲笔书函,呈送令尊,委婉申明一切,并包管此后鄙人决然不会与烟霞山庄为敌,此次一切已成过去,让其化做烟云,永不再有……”

  说到这哀,含有深意的凝视了全玲玲一眼。

  全玲玲冰雪伶俐,善体人意,这一眼中,已等于向她申明,此次仇怨之一笔抹煞,全然是为了她的来由。

  全玲玲了然而感谢感动的向嫣然一笑,将头微低。

  又道:“大丈夫一言出口,如白染皂,鄙人决不算计比次事体得失,想令尊亦不致再行留难鄙人拜兄等人。”

  全楚楚听将话说完后,正待夸奖此计可行,突然脑中想起一件事来。

  登时,一片暗影,侵入她心里之中,适才的欣悦,已一网打尽。

  全玲玲惊讶的望着妹妹忧戚的面庞,她惶然问道:“妹妹,有什么不当么?你恰似有着苦衷?”

  全楚楚望了一眼,道:“姐姐,你忘了昭妹妹的事了。”

  全楚楚此言一出,全玲玲面色亦突然转忧,苍白得没有一丝赤色。

  利诱的瞧着二人,他想不出,是什么工作,令这两位明艳的丽人俄然惊忧起来?

  缄默了一刻,全玲玲始幽幽启齿道:“,你可晓得昔年的武林双飞之一,无定飞环李琰玉李老前辈么。”

  用力点头,微怒道:“怎会不知,此人于六十三年前,曾暗算鄙人寄父于自云岭阴阳崖之绝缘洞,使寄父他白叟家,惨受了六十余年不见天日的凄苦糊口。哼!若非她已被寄父就地震落崖底,鄙人便起首饶不外她!”

  全玲玲看看愤慨之状,轻轻感喟道:“,你可知李老前辈偕令寄父隐居绝缘洞前,所发生之事么?”

  茫然摇头,低声道:“这个,他白叟家并不曾提及。”

  全玲玲转首望乃妹一眼,又轻轻沉吟了一会,始徐缓的道:“当李老前辈未与令寄父隐居绝缘洞前,她有着两位闺中腻友,一位武侠林三绝掌之一,摧山掌冉隐;另一位即是独轮展天修伟修老前辈,修老前辈的衣钵传人,亦曾见过,便是银衫青轮万兆扬万叔叔。”

  心中微震,已认识到这此中必包含有一段不成告人的隐蔽。

  然而,他没有插嘴,双目凝注着全玲玲,静待她继续说下去。

  全玲玲那长长的睫毛低垂,安静的道:“无定飞环李老前辈,先结诚修老前辈于前,二情面感甚笃,李老前辈并曾为修老前辈生下一女,之后,便发生了绝缘洞那一幕惨剧……”

  冷哼一声,怒道:“那是她咎由自取,谁叫这李琰玉如斯狠辣……”

  全玲玲没有分说,仅温柔的一笑,又道:“李老前辈身后,她留下的女儿,便由独轮震天修老前辈扶养成人,并为其择定吉日,下嫁于江北金家……可是,可怜佳耦二人,俱皆苦命,结-不及三年,又复活下一女孩后,便已双双染疾病而亡……独轮震天修老前辈,那时已年逾八旬,闻讯之下,急赴江北,为女儿办好死后,便满怀凄凉的携着外孙女赶返归途,并含苦茹辛的扶育这位外孙女,这段日子,老小二人,简直是相依为命。又过了两年,终究,他亦一病不起,垂死之际,乃谆谆托孤于其独一门生银衫青轮。”

  此时如有所悟,轻轻沉思。

  全玲玲庄容续道:“在昔时,家祖与无定飞环李老前辈及独轮震天修老前辈,交最莫逆,在这老一辈的人全然归天后,家父便特地过访银衫青轮万叔叔,请他将李老前辈的孙女送至庄中居留,万叔叔因他从来行迹无定,再者,武林双飞自来交往极深,因而,他使将这位薄命的女孩子送至烟霞山庄。这个女孩子,名叫金昭,本年已十九岁了,她每日切齿不忘的,即是要报仇六十年前,绝缘洞那笔深仇……”

  此刻已恍然大悟,为何银衫青轮万兆扬,会掉臂与拜兄往日情谊,翻脸构怨的缘由,他这时已对银衫青轮起了一丝隐约的领会与怜悯。

  全玲玲忧戚的道:“,你现能够大白工作的原委了吧?所以,我只怕家父不愿这么等闲与你化解呢!”

  亦剑眉深锁,面庞黯淡……

  忽而,他决然道:“而已!无论若何,鄙人亦只要先行出庄,去稳住长离一枭及蓝翼铁骑会诸人,非论令尊对鄙人若何,鄙人亦不克不及为了此事,惹起一场莫大争斗,鄙人寄父这笔昔年恩仇,自当由鄙人鼎力担任,决不克不及为此而表演太多流血争纷,更不克不及缠累鄙人拜兄等人……”

  全玲玲担忧的道:“,你预备若何呢。”

  强硬的一笑道:“鄙人出险后,将依先时决定的心意去做,若万一不成,再由鄙人与那金昭当面处理此事……”

  苑上勺咏忝贸聊了。全玲玲在明丽的双瞳中,闪烁着莹莹泪光,她衷心的但愿勿再涉险,可是,她能劝解么?她能化解这场先人的仇恨么?她更能说出要独自逃生的话么?她不克不及,并且,她亦忍耐不住那悠悠无期的分袂之苦!

  于是,她别回头去,不让那冲动的泪水被瞧见。

  这时,室中的二人都满怀苦衷,默不作声。

  他们谁也没有启齿,但每小我的心中都是繁重与凄苦的。现实终归是现实,它是不成避免的,是硬性的,锋利的,而且,谁也要面临着它,由于,这硬性而锋利的现实必将到来。

  难过揉合着矛盾,忧戚掺杂着苦涩,这是恩与仇的冲突,情与怨的纠缠。

  黑。夜终将磨灭,明日定会到来,而明日,是幸运尚是乖舛,又有谁会晓得呢?

  黯然无语,凝睇灯花,贰心中有着太多的懊恼与烦恼……

  全玲玲瞧着妹妹,无助的感喟了一声。

  丹寒楼中十分安静,但由全楚楚带回的动静证明,烟霞山庄表里及双飞前后二岛,皆已展开全面防备,遍地战云密布,人人、心绪严重,如临大敌。

  不错,东海长离岛的威名,到底不是虚讹的,以至连名震一方的烟霞山庄,也不敢丝毫不放在眼里。

  长离一枭未达目标,归去之后,虽然没有明着向烟霞山庄挑战,但深谋远虑的飞索专诸全立,已感应事态的严峻,命令全岛严密防备,他深恐长离一枭会猝然暗袭,不宣而战!

  在这严重沉闷的氛围中,漫长的白日,已慢慢过去,黑夜,又到临了。

  烟霞山庄及双飞前后二岛,到处可见人影憧憧刃光闪灼,执刀荷枪的黑衣大漠,往来巡弋,沉喝呼吁之声,彼起此落。

  这梗塞而紧迫的空气,即便令一个感受最痴钝的人,也会颌悟到事态毫不简单。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的严重氛围的刺激,到底是欠好消受的啊!

  时间在一分分的磨灭,而人们在期待,在忐忑。

  丹寒楼四周,仍然十分安宁,楼下,一个容貌精灵,使女打扮的少女,正倚门而立,看似瞭望远处,但其双睛则不断的到处流转。

  楼上的房间内,已穿戴舒齐,火云衣仿照照旧闪烁着眩目标荣耀,金色约三角形鳞片,在灯光下,更散射着慑人的精芒。

  伸手一按背后,晓得本人从未现露的兵刃“金龙夺”尚平安未动,暗囊内的“烈阳神珠”亦未丢失,他轻轻一笑,随手拾掇了一下衣衫。

  青白色的灯光,映照着俊朗的神志,在火云衣适度的烘托下,更加现出玉面朱唇潇酒不凡,只是在那俊俏的脸蛋上,却仍然透出一丝病态的红晕,那瘦削的身躯,亦有些孱弱与虚浮。

  本来,他便没有全然痊愈啊!

  全玲玲痴迷的凝注着心上人,目光中,透露看人多的赞誉与眷恋。

  略为勾当了一下四肢,剑眉微皱的向左腕一瞥,又随即移目他视。

  全玲玲跟着轻细的动作,深厚而歉疚的道:“,左腕痛么?唉!这都是我欠好,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江甘豁然一笑,道:“无妨,全姑娘无须自责过深……其实,若不是这一剑之赐,与姑娘也不会……”也不会怎的,却戛然不说,脸蛋微红。

  全玲玲心中已感应一丝甜美与抚慰,至多,这朋友已不似以前那样冷酷与淡然。

  她羞怯的低声道:“……我……我何时可重……重见你?”

  语声如一根游丝,是那么轻微而不成捉摸,可是,却一字不漏的听入耳中!

  房间内是如许静寂,静寂得以至连一根锈花针坠落地上的声息也能听到。

  那澄朗的星目,一动不动的凝望着全玲玲,清澈的目光,似乎要看清她身体的每一都份,透入她心扉的最深处……

  一遍又一遍的问着本人:“她真的爱我?她切当毫不保留的爱我?这是真的。天啊!我为安在三年前与三年后的遭遇,会有如斯天渊之别呢?轻蔑及贱视,疾苦与创伤,都远离我而去了么?”

  全玲玲被率直而多热的目光瞧得娇羞欲滴,垂头抚弄着衣角,那一股娇媚生姿的温柔之态,确实令人爱怜。

  江背亦低声道:“全姑娘,只需此次事务过去,鄙人侥幸不死,必有再见之日!”

  全玲玲悚然一震,正待启齿。

  珠帘掀处,全楚楚已自外掠入。

  在敞亮的灯光下,映着二人凝眸相对,含情睇亲的情态,全楚楚不由心中一笑,忖道:“唉!本人真不见机,又在这种氛围中闯入。”

  可是,她此刻待要退出,已来不及!

  全楚楚只要娇憨的一笑,道:“喂!你们又在发什么怔啊?时间差不多了!”

  说着,她目光一瞥英姿焕发的,叫道:“喔哟!,您真美!”

  说到这里,全楚楚面目面貌一红,忸怩的转过身子,掩嘴轻笑。

  全玲玲白了妹妹一眼,急问道:“妹-,外面景象若何?可有法子送离岛么?”

  全楚楚成心无意的睨了一眼,轻望道:“庄内及前后二岛皆已严密防备,一片刁斗森严,爹爹已全日坐镇“凌宵厅”安排,连双掌受伤的耿叔叔亦衣疑惑带的四周巡视,此刻虽然环境安静,但步履却极未便利。”

  全玲玲心中焦炙非常,她惶然道:“那么,不是便无法可想了?”

  眼看着全玲玲为本人那忧急之态,心中一阵冲动,高声道:“全姑娘无庸焦心,如其实无法,鄙人尚可硬闯出去了!”

  全玲玲闻声大惊,急道:“不,不!你毒伤尚未回复复兴,左胸亦不克不及多活动,若何能冒此大险?”

  全楚楚轻扶乃姐肩头,低声道:“姐姐,你不消焦急,我们可引带自庄后那条密径下去,虽然难走一点,但那儿防卫比力松弛全玲玲微一沉思,决然道:“亦只要如斯了,若万一被庄中人发觉,我们便帮着硬闯,如闯不出去,的命运,便是我的命运……”

  与全楚楚面角冲动,正待善言劝慰,全玲玲己自镖囊中摸出一方黑色长帕来。

  她双手用力一撕,这块长帕已分成两片,全玲玲本人拿起一片,又将另一方递于妹子手中。

  二人将手中黑色长帕蒙在脸上,又将满头青丝理紧,颠末这一番服装,贸然一见,却也不容易认出是谁来。

  全玲玲与全楚楚二人,早已换好一身黑色紧身衣,这时全玲玲露在黑帕外的那双大眼,统一飘,悄声道:“,我们这就走!”

  轻轻点头,三人已悄悄出门,沿梯而下。

  楼梯下,一个端倪秀气的丫环,已在等待,她一见二一人,忙趋身行近,统一望,又低声道:“二位蜜斯,刚才大福来报,说庄后密径下的崖底,他已预备妥了一艘小木船。”

  全玲玲悄悄点头,劫说道:“春碧,真苦了你了,看护秋红她们,小心言行……那使女连声应诺,又道:“大蜜斯,尚请隆重,外面可十分严重……”

  全玲玲嗯了一声,与、全楚楚二人,悄悄出门,隐身于暗中之中。

  三人借着房舍的暗影,与树木花石的保护,极为小心闪缩而行,在避过了两拨巡行之人后,已来到一堵高墙之前。

  全玲玲以指比唇,体态已如穿花蝴蝶般掠向墙下一扇便门。

  全楚楚回头向一瞥,悄声道:“,好在我和姐姐对庄中地势熟悉非常:不然可麻烦了!那大福处事也十分小心,猜想不会出什么错,他之所以如斯负责,倒并非为了我们,这小子对春碧那丫头可痴心得很呢。”

  轻轻一笑,没有措辞,他这时感觉混身酸软,十分疲累,可是,他尽量忍住那急促的喘气,免得双飞仙子为他担心。

  这时全玲玲在黑暗悄悄向一招手,已与全楚楚敏捷行近。

  全玲玲待二人穿过便门后,又隆重的关拢,三人已沿着一条陡斜而滑湿的小径,向前行去。

  步履之间,已更觉费劲,急促的喘气之声,再也抑止不住。

  全玲玲吃紧扶持右臂,温柔的以玉手为其拭净额际的汗渍。

  二一人迟缓而费劲的尽量寻着岩石树木的暗影行走,步履十分繁重,蹒跚行来,已将大半身躯的分量,倚在全玲玲怀中。

  行走间,已来至一片稀少的树木之前,脚步一个跄踉,已踏在一片草丛之中!

  他脚步始才踏下,“呼”的一声轻响,两片躲藏草中,带有锯齿的钢头圈套,已蓦然合拢,紧嵌在他脚踝之上!

  骤觉脚踝之处,一阵奇痛,恰似两把锋利的钢针,猛然刺下一般!

  他闷哼一声,忍住那生似欲撕肌裂骨的彻肉痛苦,黄豆大的汗珠,又顺颊流淌。

  全玲玲惊惧欲绝,悲啼一声,吃紧俯身跪下,双掌倾力,欲分隔那两片躲藏在草丛中紧合的钢齿!

  可是,这两片紧合的钢齿,乃是烟霞山壮特制之物,以极粗韧的机簧按装于内,不识开启要窍,欲想启开,倒是极为不易!

  全玲玲香汗淋漓,气喘吁吁,玉手也勒出血来,却仍然无法开启!

  咬牙强忍,身躯在簌簌而抖,虽然他晓得,这钢夹在日常平凡断然伤不了本人,但在目前,他又能何如呢?

  全楚楚亦急得双手连搓,惶然俯身协助乃姐。

  正在此间……

  一个粗哑的嗓音超自林中道:“什么人?双飞双岛!”

  全玲玲晓得这是庄后伏守之人,以划定之记号声询。

  可是,她姐妹二人临行匆促,却忘了探询记号之问答,并且,两岛遍地,记号全然分歧,加以二人兵出无名,也未便回覆,不然,传至全立耳中,那还了得?

  全玲玲姐妹与三人,正急得满头大汗,惶然不知所措之际,一条黑影,已自一块挺拔的巨岩后掩出,体态急扑向三人之处,口中并大叫道:“湖波粼粼。兄弟们,辛苦了,鄙人后庄巡行第三哨头子赵大福!”

  杯中粗哑的口音哈哈一笑道:“本来是赵大哥,倘请自便。”

  语声随卸寂静,那条黑影已来至全玲玲等三人身前。

  暗影中,能够看出,这人身量高峻,面皮微黑,生像十分纯厚。

  他这时向全玲玲恭身一揖,口中急促而低落的道:“大蜜斯,怎样回事,好在舂碧不安心,要小的在此护候……”

  全玲玲轻舒一口吻,悄声问道:“大福吗?感谢你。被草中隐伏的“断骨夹”所制,你可晓得开启之法?”

  这赵大福闻言之下,吃紧俯下身来,伸手在那钢夹上摆布盘弄,不到顷刻,又是“铮”的一声轻向,骤觉足踝一松,那两片紧合的钢齿,已主动移开。

  体态一幌,又勉强立稳。

  赵大福站起身来,又低声道:“大蜜斯,下面即将达到断崖,断崖下,小的已暗藏了一艘划子,尚请小心行藏,小的不克不及久离,就此告辞了。”

  他说到这里,又统一望,双手一拱,体态已隐入土阜之中。

  全玲玲扶着,在全楚楚带路之下,艰苦的向下行去。

  不久之后,己到了一片突起的断崖之上,湖波的激荡声,掺合着清冷的夜风,在暗中中轻轻涌迷,飘荡。

  三人慢慢坐在断崖一处隐密的石隙中,略为休憩了一刻,全玲玲低声道:“,你支撑得住吗?唉!我担忧极了。”

  “无妨,鄙人尚可竭力支持,却是苦了你二位姑娘了。”

  全楚楚与乃姐同样晓得,是居心抚慰她俩,其实,他此际身躯之孱弱,只恐受不了太多的劳动。

  全楚楚悄声道:“,旁边别打肿脸充胖子好么?我看你只怕将近晕过去了,还在这里充豪杰的硬挺。”

  面色微红,尴尬的道:“二姑娘,我……唉!可是鄙人如不竭力支撑,又-若何呢?这场剑拔弩张的杀劫,总不克不及眼睁睁的看看而不去弭息啊!”

  全玲玲亦点头道:“,你说得对,可是……你负伤未愈啊!”

  晓得这是真情,只是,你叫他又怎样说呢?

  波澜声安静而枯燥的响着,深秋的夜里,有着一丝瑟人的寒意。

  三人一时俱未出声,仅以双眸凝望看对方,凝现着深深的湖面。

  就在三人的目光始才瞥及幽黯的湖面的-那间,皆不由悚然一震,像冻结了似的,瞪视着前面!

  本来,在那黑黝寂静的湖面上,这时茫然闪燃起点点亮光,有若银河群星,闪灼生辉,以极快的速度,同苑汕昂罅降浩至!

  这无数闪灼生辉的亮光,为数何止千百,并且向双飞岛闪来的形势,竟似是包抄之态!

  心头一震,运目凝睇,只见那每点亮光之下,都恰似有着一艘梭形小舟,舟上似乎另有人影闪缩他在心中急速一想,已恍然悟道:“二位姑娘,这恰似东海长离岛的梭船!”

  全楚楚亦惊呼道:“不错,丹阳湖沿岸渔船,已由家父命令,一律封锁,且更有本岛三艘黑蛟船连番巡弋全湖,来人不单浩繁,更能瞒过黑蛟船严密巡视,这除了深熟水面情态的东海长离岛之外,还会有什么人呢?”

  全身一冷,焦心道:“这如之奈何?看景象,长离一枭已准备大开杀戒了,唉!他真是为了我而如斯大兴干戈么?”

  全玲玲虽然严重慌乱,但仍能独霸得住,语声微颤的道:“这必然是东海长离岛人,只要他们熟悉水性,且随身照顾皮郛梭船,不须凭仗本湖船只,不然,如斯多人,若何能在沿岸弟兄严密巡视之下,潜近本岛?照这些梭船行驶速度看来,最多只需半盏茶光阴,便能迫近岛上!”

  一时惊急交加,他深恐长离一枭别有所图,却藉本人之事而掀起一场血战,如斯,则改日后可要备受非难了。

  正在三人一筹莫展的当儿,双飞前岛之上,已蓦然飞起三只血红的火焰信号,跟着这三道火焰信号的升起,烟霞山庄之内,亦爆起一溜三彩缤纷的火箭。

  全玲玲急促的道:“前岛已发出告急讯号,庄中的火箭,乃是指令全岛预备迎战!”

  公然,就在全玲玲的语声始住之际,紧促而急密的镙声已隐约传来,可是,烟霞山庄方面,虽然严重非常,却丝毫不显慌乱,锣声急响,旗火纷飞中,竟然见不到任何一小我影!

  不由暗暗钦佩烟霞山庄常日锻炼部下之严,规律之明,只此一端,已非一般武林草莽所能对比!

  这时,烟霞山庄之内,又飞起一绿一黄两道火箭,急促的锣声已戛然遏制,方圆又已恢复一片冷静。

  全玲玲十分不安的道:“庄中发出信号,召回巡行湖中的黑蛟船截击来人,只怕已为时过晚。唉!值此艰屯之际,爹爹若何能表里兼顾呢?”

  深深领会全玲玲此时的表情,他暗叹一声,慢慢立起身来。

  全玲玲惊问道:“,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

  决然道:“为了阻遏此次血战,鄙人只要复回烟霞山庄,寻着令尊前去谒见长离一枭,坦诚叙明鄙人心意,或可遏止这即将发生的杀劫……”

  全玲玲进退维谷,惶乱的道:“,这不是等于自取灭亡吗?爹爹他白叟家一贯刚愎自用,可是……”

  全身机伶伶的一颤,望着全楚楚暗影中的面目面貌,全楚楚那艳丽慧黠的脸蛋上,正浮现出一丝少见的凄然。

  全玲玲吃紧问道:“妹妹,有何所见?”

  全楚楚一指断崖右侧,俯临的一片嵯峨不齐的礁石,淡淡说道:“长离一枭公然厉害非常,他这出奇制胜之计,只怕连爹爹地无法逆料!”

  与全玲玲二人,顺着全楚楚的手希望去,只见在那片邪恶而滑湿的礁石上,正无数十条黑影如飞般上下鼠-,身手之俐落敏捷,毫不在武林一流高手之下!

  而这时,湖面上移至的点点亮光,隔着双飞两岛,另有百余丈的距离。

http://bursagraph.com/biaonan/366.html

相关新闻推荐

友情链接:

在线客服 :     服务热线:     电子邮箱:

...

备案号:    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